立足现有装备谋求制胜之道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许伟 编辑:陶士亚 发布时间:2014-10-14 09:58

习主席强调指出,要牢固树立立足现有条件打胜仗的思想,扎实推进军事斗争准备。这一重要论述,从战略高度为我军战斗力建设确立了基本立足点,也为我军打赢未来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指明了方向和路径。武器装备是构成战斗力最直接的物质基础,必须着力增强部队立足现有装备打胜仗的信心和能力。

“以劣胜优”既是我军传统优势又是现实使命课题

强调立足现有装备打胜仗,“以劣胜优”是题中之义,也是主旨所在。对于我军来说,这是历史的传承、现实的要求,也是需要长期坚持的重要战略指导思想。

源于我军克敌制胜的传统优势。我军发展壮大的光辉历程,就是一部立足现有装备打胜仗的战斗史、奋进史。从红军时期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我军武器装备主要靠土法制造、取之于敌,始终处于“敌优我劣”状态,但就是凭着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的精神,赶走了日本侵略者,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强敌。我军之所以能够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敌人,创造了许许多多的战争奇迹,除了战争的正义性外,靠的是高于对手的战争指导、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和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当前虽然战争形态发生了深刻变化,我军的武器装备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但立足现有装备打胜仗仍将是我们平时推进作战准备、战时克敌制胜的“看家法宝”和有力武器。

国家发展大局的客观要求。统筹推进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历来是党和国家的重要指导思想。我国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决定了国防建设必须服从和服务于经济建设发展大局,武器装备发展要与经济发展相适应,与国家经济支撑能力相匹配,不可能超越国家经济条件,盲目追求“现代化”的大规模、高速度。在相当一个时期内,我军武器装备建设还将处在“追赶期”,立足现有武器装备打赢未来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将是我军面临的一个长期的现实课题。

有效履行使命的现实需要。“备战甚于防川,止战高于胜战。”当前国际安全形势,“名为治平无事,实有不测之忧”,强权主义翻云覆雨,恐怖主义暗流涌动,军国主义借尸还魂,局域摩擦休而不止。扎实做好军事斗争准备,确保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是军队的神圣职责和使命要求。从武器装备发展规律看,新老并存是永恒主题,即便是西方发达国家军队,也不可能全面更新换代。有效履行使命任务,“要有假如明天打仗这样的思想准备”,克服等靠依赖思想,不能等装备换了再练兵、武器领先了再准备,而要立足现有条件现有武器抓准备谋打赢。

人装“耦合”既是基本前提也是目标要求

任何一种战争力量都是人与武器结合形成的。人与武器的最佳结合,不是单个力量的叠加,而是系统功能的耦合,是军事思想、战术技术和武器平台等要素的整体融合。

推进战法创新。马克思说过:“一旦思想的闪电刺破地表,它就会引起整个地壳的运动。”实践证明,先进的军事思想和战略战术,能够有效弥补武器装备的差距与不足。要拓展新形势下人民战争的时代内涵,丰富“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作战思想,形成按自己的“游戏规则”主导战场、制衡强敌的战略战术。要注重研析信息化条件下战争制胜机理,积极借助新技术新手段,进一步确立信息主导、体系支撑、精兵作战、联合制胜的理念,形成立足现有装备打赢未来战争的制胜方略。

加强实战化训练。军事训练是实现人与武器最佳结合的“黏合剂”和“催化剂”。武器装备再精良,没有作战人员的驾驭使用,也无法在战场上发挥作用。相反,即便是相对劣势的装备,如果作战人员能够熟练使用并发挥其最大威力,也能够在战场上占据主动。英阿马岛战争中,阿军“超军旗”攻击机性能并不先进,但飞行员凭借其高超的飞行技术,在恶劣气象条件下掠海飞行,避开英军的雷达搜索,用“飞鱼”导弹击沉了现代化的“谢菲尔德”号导弹驱逐舰。可见,必须把实战化要求贯穿军事训练全领域全过程,在练精用好手中武器上下功夫,最大限度地缩短训练场与战场的距离。实战化训练的一条基本要求,就是要立足装备性能上限训装用装,强化在最快速度、最远射程、最大负荷等极限条件下的操作使用,把单装训精、把要素训实、把系统训强,充分发挥现有装备的最大效能。

构筑人才高地。现代战争表面上看是“硅片”和“钢片”的较量,实质上是交战双方军人素质的较量。我军要立足现有装备,打赢未来信息化战争,必须牢固确立提高官兵素质就是提高作战能力、培养高素质人才就是积蓄部队战斗力的思想,抢占军事人才建设制高点。要通过建立科学的人才选拔、使用和保留机制,造就大批娴熟指挥、善谋打赢的高素质军事人才。

综合集成既是思想方法也是路径选择

信息化条件下作战是体系对抗,而不是单个武器平台的较量。在现有武器装备基础上实现综合集成,是我军推进信息化建设的正确道路,也是提高信息化条件下体系作战能力的必然选择。

首要在统筹。信息系统是提高体系作战能力的关键,是实现作战资源全面整合的纽带。加强信息系统集成建设,要把“统筹”的工作摆上重要位置。直面我军信息化建设起步较晚,不同程度存在“条块分割、重复建设、烟囱林立”的现实,把综合集成作为信息化建设的重要引擎,积极谋求体系作战能力建设“后发”优势。要以有效履行使命任务为基本目的,以作战力量体系融合为基本模式,以作战、指挥和保障方式变革为基本途径,按照需求牵引、技术推动、体系建设、突出重点的要求,科学制定我军综合集成建设总体规划和“路线图”,作为推进建设的理论和政策依据。加强网络、数据和信息系统等标准研制攻关,建立覆盖作战、装备、技术、工程等多个领域,横向到边、纵向到底、协调开放的标准体制,用以规范作战行动和作战流程。

重点在建设。推进信息系统集成建设,要搞好需求论证。要紧贴担负的作战任务、按照体系作战能力标准来提报需求,体现需求内容的实战性;要把需求牵引和动态管理贯穿到建设的全过程,体现需求获取的系统性;要注重建管用联动,专业分析和实践验证结合,体现需求论证的科学性。外军提出:“系统集成并不主张把重点放在采购新的先进武器装备上,而是要把现有的坦克、飞机、军舰等武器联成一个大系统,以发挥更大的作战效能。”借鉴这种理念和思路,我军系统集成既要补齐要素,又要控制规模,能改造的不新研、能共用的不重配、能用软件实现的不新增硬件,防止贪高求洋、越建越乱。

强化实践运用。综合集成建设为体系作战能力生成奠定了物质技术基础,而强化实践运用才是实现能力跃升的根本途径。要抓好常态应用,加强信息系统人装结合、人机结合的实践应用,跟进搞好数据积累和更新维护,提升部队信息意识和信息素养。要抓好实战应用,充分利用训练演习和遂行多样化任务,把信息系统应用作为主角而不是配角、作为内容而不是保障、贯穿全程而不是应景摆设,把技术优势转化为能力优势,把建设成果转化为现实战斗力。

(《解放军报》2014年10月12日 07版)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