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创新助推强军兴军的科研先锋

——西北某基地研究员陈德明同志主要事迹

来源:军报记者责任编辑:刘国辉
2016-07-24 17:22

用创新助推强军兴军的科研先锋

——西北某基地研究员陈德明同志主要事迹

陈德明,湖南常德人,1967年7月出生,1990年7月从国防科技大学毕业入伍,现任西北某基地研究员,专业技术4级、大校军衔,长期从事导弹武器试验总体技术工作,是国家863计划某专家组副组长、全军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工程学科拔尖人才培养对象。入伍26年来,他始终把为国砺剑铸盾作为人生最大追求,眼睛盯着未来战场,心中装着打赢使命,以思忧奋进、开拓创新的精神,参与执行数百发导弹武器飞行试验任务,牵头完成“反导靶场试验技术”等10多个重大研究项目,为加快我军新型作战力量建设、提升新质作战能力作出突出贡献。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9项、三等奖6项,授权国防专利10项;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今年被表彰为全军优秀共产党员。

一、矢志强军、忠诚报国,以坚如磐石的信念扎根大漠靶场。

陈德明始终以强军报国为己任,把个人选择与国家利益、人生道路与导弹轨迹紧紧联系在一起,像戈壁胡杨一样植根大漠,在导弹火箭一次次腾飞的地火天光中点亮人生精彩。

1986年高考前夕,陈德明看了电影《飞向太平洋》。这部片子以1980年我国向太平洋成功发射第一枚远程运载火箭为背景,热情讴歌了广大科学家和解放军指战员并肩战斗、探索攀登,打造大国重器的动人风采。从那一刻起,从军报国的种子就深深埋在他的心里。当时,全国只有国防科技大学设有航天动力学与飞行试验专业,录取名额很少。陈德明毅然报考了这一专业,成为当年被录取的15名考生之一。1990年7月大学毕业,他怀着知识报国的一腔热情,主动报名参军,来到大漠深处,坚定地踏上矢志强军、逐梦靶场之路。

陈德明怀着无限憧憬来到基地,一报到心就凉了半截,荒凉的戈壁滩,零星的骆驼刺,破旧的老营房,技术室60多人用着一台他从没见过的老旧电脑,在这样的地方能干出啥名堂?!恩师杜之明高工看出了他的心思,用自己的人生经历告诉他,只有荒凉的大漠,没有荒凉的人生。在高耸的塔架下和英雄的墓碑前,杜高工给他深情讲述了基地很多艰苦创业的故事。这是陈德明军旅人生刻骨铭心的第一课,前辈们那种环境再苦摧不垮、技术再难挡不住、任务再重压不倒的创业精神深深打动了他。陈德明暗下决心,再苦再难也要扎下根来好好干一场。

陈德明来到大漠深处,一干就是26年,从一名初出茅庐的有志青年,成长为国内导弹武器试验领域的知名专家。随着知名度的日益提高,各种诱惑也纷之沓来。2010年前后,国内某知名大学邀请陈德明去当教授,北京也有多家军内外科研院所多次邀请他去任职,都被一一谢绝。他说:为了孩子为了家,我也曾想过离开,但我的价值在大漠、在靶场,这里有我施展才华的舞台。陈德明长期与试验数据打交道,还系统研究过统计决策的相关理论与技术,对数据曲线非常敏感,朋友劝他拿出点时间来研究股票,不想被他断然拒绝:“做研究必须专心致志,穿着军装就只能研究军队的事!”

陈德明酷爱读书,除了看专业书籍外,尤其爱读党史军史。一本59万字的《伟大的长征》,他从头到尾读了许多遍。他特别钦佩当年红军战士那种打不败、战不垮、苦不倒、累不死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在攀登科技高峰的征程上,以“不畏艰难,勇夺胜利”的坚定信念,扛起科技大旗,一路闯关夺隘,始终保持着“战如风发、攻如河决”的创业激情。

二、追求真理、不惧权威,以舍我其谁的担当冲锋大漠靶场。

陈德明常说,作为一名军人,战场上要敢于冲锋,科研场上要敢于担责,碰到问题躲着走,无异于战场上的逃兵。这些年,他始终把目光盯着未来战场,从挑战权威到挑战自我,把一个个“不可能”变为“可能”,在完成一次次急难险重任务中,走出了一条导弹武器试验鉴定的拓新之路。

陈德明入伍报到的第二天,领导让他计算“发射窗口”,可他那时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发射窗口”。从那一刻起,他憋足了劲儿,看专业书籍、向老专家请教,满脑子装的都是测试数据与飞行曲线。一个月后,他不仅独立计算出了任务“窗口”,还根据试验任务中发现的问题,撰写了一篇科技论文,在当年宇航学会上获得优秀奖。在随后参加的几次任务中,他发现导弹武器试验1次只验证1个目标,1个导弹武器型号需要多次试验,周期长、投入大。经过缜密分析研究,他大胆建议在1次试验中同时验证多个目标,没想到遭到很多领导和专家的反对。大家担心“一箭双雕”变成“鸡飞蛋打”。面对种种质疑,他仔细作答,最终方案得到认可。这种试验方式一直沿用至今,不仅为部队节约了试验经费,还加快了导弹武器装备部队的进程。

陈德明常说,岗位是成才的平台,任务是出彩的机会。一年,某型号导弹进入定型试验阶段,急需装备部队。要求用4发导弹完成规定射程的定型飞行试验。该类导弹通常需要进行9次成功试验才能定型,而且试验靶场的射程只有导弹射程的三分之二。试验次数少、靶场射程不够,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陈德明当时担任试验方法研究组组长,那段时间他穷尽所思,不断改进不同射程之间导弹射击偏差的折算方法,向新的领域发起冲击。数月心血,几经周折,他终于给出了高置信度的评估结论,啃下了这块“硬骨头”。后来基地新建了满足最大射程的效应靶场,该型导弹也先后进行了数十次试验、训练和演习飞行,射击精度与当初的估算结果高度吻合。一位老专家感叹地说:“你们真了不起,创造了导弹武器试验鉴定的奇迹!”

本世纪初,某型导弹飞行试验失利,弹头解体,远远飞离预定目标区。上级指示“不管三个月还是五个月,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弹头”。当时,多个单位的专家先后给出了几十个残骸落点坐标,分布范围达上万平方公里。基地每天组织部队进行拉网式搜索。七八月份的戈壁滩,白天地表最高温达60多度,一天的搜索下来,战士们嘴上、脚上都打满了泡,有的还中暑差点牺牲在戈壁滩上。官兵们冒着生命危险找了两个半月,毫无收获,搜索陷入了僵局。陈德明心急如焚,主动请战,靠着扎实的理论功底和实践磨砺,经过7天7夜反复建模计算,最终把落点定位在15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很快一线传来消息,找到了弹头,拿到了宝贵的试验数据。

一次,某导弹高原飞行试验时,主动段出现故障,残骸不知所踪。研制单位在万般无奈、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慕名找到了陈德明。考虑到这是我国主战装备,事关打赢,他毫不犹豫接受了挑战,硬是凭着扎实的功底,成功破解了单台光学景象测量设备无法定位的技术难题,准确估算出了残骸分布区域。事后,很多人都说,陈德明真是神了,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他一出马便“手到病除”。

三、心怀忧患、勇于超越,以壮志凌云的胆气亮剑大漠靶场。

陈德明经常讲:“战争不是会不会爆发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爆发的问题,我们的使命就是要在战争爆发之前为国家拿出杀手锏武器。”这些年,他始终把科研坐标牢牢锁定在服务打赢上,瞄准科技前沿,不断创新超越,勇当新型作战力量尖兵,努力实现从“追赶者”向“领跑者”飞跃。

反导是战略防御的坚盾,是大国博弈的重要筹码。本世纪初开始,陈德明就着手整理相关文献,论证可行性方案,开展多项课题研究。经过两年多的不懈探索和充分的技术储备,这个项目落户基地,陈德明受聘为863某重大项目专家组专家,牵头研究反导靶场试验技术。当时,上级明确要求,首次试验要在短时间内 “务期必成”。用这么短的时间建立靶场试验体系,时间紧、任务重,可供借鉴的经验又不多,他感觉肩上就像扛了一座山。人生贵有志,志强人就强。陈德明下定决心,就是豁出命来,也要干成反导这件大事。那段日子,他完全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吃饭时想到要紧处,扔下碗筷就冲进书房;睡觉时有了新思路,立刻翻身起床记在纸上。近千个日日夜夜,连续多个波次艰难攻关,陈德明和他的团队拟制了上百份试验文书,实现了“构建一个体系、形成两种能力、突破三项关键技术”的论证目标,硬是闯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反导靶场建设之路。

2010年1月,首次试验如期进行,成败在此一举。然而就在临射前7天,突然发生指令系统不连续接收信号的问题,靶场原本就很紧张的气氛骤然加剧。问题虽然很快解决,但参试各方心里都不踏实。专家组连夜召开会议,听取各方意见。陈德明依据大量分析验证数据,得出试验必定成功的明确结论,更加坚定了参试人员的信心。1月11日,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拦截弹犹如利剑出鞘直刺苍穹,一击命中靶弹,指挥大厅顿时沸腾起来,大家抱作一团、喜极而泣。5分钟后,喜讯从西北大漠飞到了北京。这次试验的初战告捷,打出了国威军威。

首次反导试验取得圆满成功后,陈德明荣立个人一等功。然而,面对厚褒重奖,他的脚步依然没有停歇:专心致志地学习钻研、反复缜密地计算分析、亲力亲为地推演验证……以冲锋的姿态,致力于反导技术研究,又一次挺立在试验技术理论发展的潮头。这些年,陈德明做了很多部队战斗力需要、别人不太愿做的基础性研究课题。两项创新成果均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被业内称为是真正的“原始创新、国内领先、国际先进”。

四、铺路奠基、甘为人梯,以淡泊似菊的境界情注大漠靶场。

“目标高远、想法简单、坚持始终、生活自然”是陈德明常说的一句话,也是他处世做人的真实写照。26年来,他始终保持一份淡泊之心,以“铺路奠基有我,功成不必在我”的胸襟,一心一意做学问搞科研,倾心尽力带队伍育人才,以无私忘我的境界书写人生精彩华章。

导弹武器事业的特殊性,决定了从事这项事业的人只能选择默默奉献。陈德明刚到部队那几年,从事导弹武器试验鉴定则是一项难以出名挂号的活儿。陈德明选择了整天沉迷于科研,沉迷于探索导弹飞行试验的无穷奥秘。他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定力和“板凳甘坐十年冷”的韧劲,从最基础、最枯燥、最繁琐的事情做起,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和心血都倾注在导弹武器事业发展上,26年痴心不改。陈德明既不打扑克,也不下棋,偶尔抽空陪妻子散散步。一年365天,他很少过双休日,甚至连春节都不休息,天天搞科研,他一年时间相当于别人的两年。陈德明结婚时没有举办婚礼,也没有置办像样的家具,爱人在医院生孩子,他也没有陪护在身边,直到孩子出生3天后才从外地匆匆赶回,从来没有因为个人的事而耽误工作、影响科研。2012年,陈德明团队搬到北京工作后,他从没游览过首都的风景名胜,几次到香山开会,也是匆匆来、匆匆去。就连他的手机闹钟都是定在晚上十一点半,目的是提醒自己该回家了。他入伍后唯一参加的一次疗养,还是2015年被领导“强行”劝去的。一位与他共事多年的老高工感慨地说,现在人们只看到了他的成功,很少想到他背后付出的艰辛。如果没有他几十年如一日耐得住寂寞和清苦搞研究,哪能有今天的成果?!

陈德明一直认为,作为科技人员,盯着权力,科研大门早晚会对你关闭;瞄着利益,不可能取得大成果。搞科研的人只有心无杂念,远离功名,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干上十几年,才可能有所成就。2002年,他被提拔为技术室主任,在随后的几年中,他带领全室人员不仅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而且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单位。正当他事业发展一帆风顺的时候,陈德明却突然申请“退位让贤”,卸下了主任职务,同事们满腹疑问。事后,人们才得知,这是他再三请辞的结果。他是要从繁琐的行政事务中解脱出来,潜心技术研究,找回属于自己的那份清静与寂寞。这些年,陈德明承担的课题越来越多,每一项经费开支他都严抠细算,把钱用来改善科研条件和开展科研工作。他牵头和参与了几十项课题研究,从没有在不是自己主笔的科研成果上挂过名。有一次,陈德明领受一项研制任务,他点名让一名年轻同志担纲课题负责人,鼓励说“你们放手去干,有什么困难找我。”在他的指导下,课题顺利完成。最后申报成果时,大家一致推选陈德明为第一完成人,他却当场划掉自己的名字,让课题组的同志们深为折服。

单打独斗难有作为,攥指成拳方能成大事。陈德明深刻认识到,事业要发展,就要重视团队建设,接力培养人才。2011年,他领衔成立了某技术创新团队。为争取更多的研究项目,他甚至提出,只要有项目,哪怕不要专利技术,也要抓住机会锻炼队伍。这些年,他积极探索“不为我所有,但为我所用”的开放式团队建设新路子,加强与知名科研院所的联合协作,举办和参加各类研讨会,悉心指导团队成员成长成才。如今,在陈德明的带领下,这个团队成立不到6年就完成20多个科研课题,获得19项国家和军队科技进步奖、13项授权专利, 7人次获军队优秀专业技术人才岗位津贴,还涌现出徐春光、马兴义等多名在导弹武器试验领域堪当重任的领军人才。团队的成长进步也在基地起到了示范效应,目前有28个创新团队应运而生,活跃在科研试验和作战训练一线。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