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透视“俄国熊的利爪钢牙”

来源:科技日报作者:续一天责任编辑:李志勇
2017-03-27 20:20

全面透视“俄国熊的利爪钢牙”

2014年最后的日子里,锲入欧洲腹地的加里宁格勒举行了大型军演,可携核弹头的“伊斯坎德尔-M”导弹再次高调亮相;14年10月底、11月初更是出现了3天内陆、海、空基核力量同时出动,陆基“白杨-M”、潜射“布拉瓦”导弹实装实弹打靶,多批“图-95”战略轰炸机飞临波罗的海和大西洋。这一系列大秀“核肌肉”的行动表明,在乌克兰危机进一步发酵,西方经济制裁、政治打压、军事围堵不断升级的情况下,俄罗斯正越来越多地凭借核力量来威慑和反制对手,宣示捍卫自身利益的决心和能力。

大国角力时露峥嵘

从前苏联到今日俄罗斯,保持强大的核威慑始终是其国家安全战略的基石。苏联解体后,俄经济规模缩水,常规军力与西方差距较大,唯有核武库仍与美国堪相匹敌。面对西方咄咄逼人的全方位攻势,宣示强硬的核政策、巧打核威慑的战略牌,成为俄支撑大国地位、发挥大国影响的重要选择。1993年苏联解体不久,俄罗斯就公开宣布,废止前苏联关于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在俄《军事学说》中,关于核威慑战略有两点引起广泛关注的表述:其一是核武使用门槛不再限于应对敌方核袭击。规定俄联邦在面临“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进攻时”“在遭遇常规武器侵略、国家处于危亡关头时”,保留使用核武器还击的权利。其二是核武使用范围不仅限于保卫俄联邦自身。宣布在“盟友遭遇核武器和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进攻时”,同样“保留使用核武器”的选项。

普京多次直白地告知西方对手:“俄罗斯是首屈一指的核武器大国,最好别惹我们。”强硬的核政策,凸显了核力量在维护国家安全中的特殊地位,也反映出常规军力渐处下风、不得不更为倚重核威慑的无奈。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俄核力量常在大国博弈的敏感时刻以各种形式显露峥嵘。一是战略导弹试验试射。2014年下半年,北约频繁军演,并宣布在俄边境部署快速反应部队,俄针锋相对地连续试射新型导弹。3个月内连续3次由“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号、“尤里·多戈鲁基”号和“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号新型“北风之神”级核潜艇试射“布拉瓦”洲际导弹。俄国防部发布消息,专门介绍后两艘艇是在满载弹药、实装水下潜航中发射成功的,显然意在强调新型战略核潜艇已形成可靠战力。二是载核兵力巡航敏感地区。不久前,作为对美国增兵东欧的回应,俄国防部长绍伊古宣布,“必须在西大西洋、东太平洋及加勒比海和墨西哥湾保持军事存在”,俄战略轰炸机连续10天内16次飞入阿拉斯加附近美防空识别区,2架轰炸机飞至距加利福尼亚海岸仅80公里空域飞行。三是调整核军力部署以示威。2013年底,美国不顾俄强烈反对,在罗马尼亚修建反导基地。基地开工第三天,俄即集结重兵举行陆海空核部队战备检查。北约宣布在立陶宛部署可携美制核炸弹的12架战机,俄随即提出计划在克里米亚部署战略轰炸机。外长拉夫罗夫称,“克里米亚成为一个拥核国家的一部分”“俄罗斯有权根据国家利益和国际法律行事”,强势表明了在克里米亚部署核武的意向。四是重大军演展示核武力。2014年4月底,美在俄周边举行“波罗的海行动”“军刀攻击”等演习,北约多国宣布派战机进驻波罗的海国家。面对西方兵临城下,俄罗斯于5月上旬组织了核应对演习,普京与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总统亲临指挥所坐镇,陆基机动式洲际导弹、战略核潜艇、战略轰炸机“铁三角”核力量同时出动,模拟了受到攻击后如何进行大规模核打击报复。

“三位一体”全面升级

据美国国务院公布的信息,目前美、俄分别拥有核武运载工具912件和911件,部署核弹头1642枚和1643枚。从数量看两国旗鼓相当,但质量有较大差距。俄不少核武是在苏联时期研发生产的,性能落后。为扭转颓势,近几年俄军加快了战略核力量升级换代。虽然国内经济下滑压力很大,困难重重,但核武开发经费持续上升。据国家杜马公布资料,2014年在上年较大投入基础上增加29.4%,2015年拟增14.9%。而不久前普京更是高调宣布,“俄战略核武器更新比例已达55%”。

陆基核武更新,主要围绕增强突防能力和发展机动平台两大重点。因应美国导弹防御技术发展,俄在原陆基核武主战装备“白杨-M”基础上研发了“亚尔斯”洲际弹道导弹。新版“亚尔斯”射程1.1万公里,可带4枚以上分弹头,在飞行变轨、诱饵释放、多级推进、复合制导、指挥控制等突防技术上有较大改进。该型弹与“白杨-M”并称为俄“第5代洲际弹道导弹”,近两年已装备5个师。2015年将再列装24枚“亚尔斯”。此外,俄国家火箭中心正研发第6代重型洲际导弹,代号“萨尔马特人”,2015年拟投入总体试验。与过去陆基导弹偏重固定阵地发射不同,近年来俄大量发展机动洲际导弹系统。除卡车平台外,已重启铁路机动战略导弹建设。计划中的新型铁路机动导弹系统每列载弹12枚,外观类似冷藏车厢,列车时速100公里以上,敌方难以发现,预计2020年前列装15套。

海基核武更新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战略核潜艇隐身于浩渺大洋,是可靠的核反击力量。苏联解体后,由于经费欠缺、技术力量流失,新一代核潜艇研建一度停滞不前。首艘955型(“北风之神”级)战略核潜艇1996年开工,历经17年坎坷,至2013年才正式加入北方舰队,且艇载武器等众多问题迟迟未能解决。普京得知该艇困境后,表态“即便把克里姆林宫卖了也要及时造出新一代潜艇来”,并亲自主持会议督促解决。目前3艘955型艇均已全系统建成,交付部队服役,在此基础上进行技术升级的955A型潜艇“弗拉基米尔大公”号、“奥列格大公”号、“克拉斯诺雅尔斯克”号、“哈巴罗夫斯克”号已开工建造。955A型采用新型声呐,导航、定位、搜索、预警、通信系统均有较大改进,静音性能更好。国防部的要求是,在美新一代战略核潜艇服役前,要确保955A的综合性能世界领先。除了加快战略核潜艇更新换代,俄还研制了885型多功能攻击核潜艇,既能发射超音速反舰导弹打击航母编队,又可发射能携核弹头的巡航导弹,最大射程达3000公里。该型艇首艘“北德文斯克”号列装部队后,已完成巡航导弹试射,计划在2020年前再建造7艘。

空基核武主要是对老型号进行现代化改造。俄空基核力量包括60多架图-95MC、16架图-160和近百架图-22M3远程轰炸机。国防部已宣布2020年前再采购10架图-160战略轰炸机,同时每年对2至3架图-160、6架图-95MC进行现代化改造;现役的图-22M3将逐步升级为图-22M3M,预计2020年前完成30架升级。升级改造的内容为加装新的雷达和导航系统,更新指挥信息和火控系统,全平台延寿。机载巡航导弹升级为射程可达2000公里的Kh-555和射程3000公里以上的Kh-102。新一代战略轰炸机PAK-DA也正加紧研发,计划2019年首飞,2023年服役。

攻防结合强化威慑

没有可靠的防御体系,即使手握强大的核武库也难以形成足够威慑。纵览后苏联时期俄推进核威慑战略的历程,始终贯穿着一手抓核武之矛、一手筑空天防御之盾的努力。

在近几轮军队改革中,俄不断探索革新空天指挥体制,整合空天作战力量。1993年颁布《关于建立俄联邦防空组织》法规,首次提出“空天一体防御”;2001年1月以军事航天、空间导弹防御部队为基础组建航天部队;2006年4月出台国家《空天防御构想》,明确了空天防御指导原则、结构组成、作战目标、建设路径;2011年12月又对航天部队和部分空、海军防空兵力进行整合,成立了空天防御部队。2014年12月1日,俄国家防御指挥中心正式投入值班,将战略核力量、战略预警、空天防御、救灾处突和军队日常行动指挥融为一体。近期俄媒盛传空军和空天防御部队将合并组成新的军种“空天军”。这些改革措施能否如期实现、能否达到预定效果尚待观察,但俄对打造空天防御体系的高度重视和不懈努力,是毫无疑问的。

除了革新体制整合力量,俄近年来推进空天防御建设还有4个鲜明特点:一是加速武器汰旧更新。2014年为4个空天防御团改装了新型导弹,计划2020年前再装备5个“S-400”团和20套“铠甲”-S。二是打造复合型空天作战系统。经多年努力,俄军高、中、低空和远、中、近程空天拦截体系逐步定型配套。“铠甲”弹炮结合防空系统对付近程巡航导弹来袭有较大优势。“S-400”射程达400公里,对远、中、近程各类导弹均具较强拦截能力。正在研制的“S-500”系统,军方根据未来空间作战需求,不断提升战术技术性能指标,要求不但能拦截战役战术导弹、洲际弹道导弹,还能毁伤低轨卫星和高超声速飞行器。依托这些骨干装备,正加紧研制类似美国战区导弹防御、陆基中段导弹拦截的综合系统。歼击机参与近太空武器作战也在探索之中。俄空军最近透露,研制中的第五代战机“T-50”将具备摧毁高超音速武器和弹道导弹的能力。三是织密预警探测网络。国防部长绍伊古提出,要发展监测弹道导弹发射的统一太空系统,尽快将新一代“沃罗涅日”型预警雷达探测范围覆盖俄全境。目前已有4座该型雷达站建成投入战备值班,另有4座在建,计划2018年前完成。四是加强空天防御科技和作战理论研究。2014年3月正式成立了空天防御中央研究所。

核武战略刚中有柔

俄罗斯的核威慑每每以强硬姿态示人,但深入观察可以发现,其实是刚中有柔,剑拔弩张而又不失弹性。

第一,极力避免卷入新一轮军备竞赛。普京关于维护核大国地位的谈话虽然咄咄逼人,但每一次强调发展核威慑的同时,都反复重申“不会参与新的军备竞赛”“俄罗斯希望远离任何大规模冲突”。分管军工的副总理罗戈津最近谈核武发展战略,强调“目标不在数量,而在新的高质量”“不能再像苏联时期那样,制造了山一样多的武器,不知道拿它们干什么”。这说明,在国力有限、经济发展面临严重困难的情况下,未来的俄罗斯将无力、也无意像前苏联那样与西方全面军备竞赛。

第二,核兵力行动不触碰国际法和安全控制的底线。针对近来瑞典、英国不时传出“疑似”俄核潜艇在其近海出没的消息,俄国防部多次回应说“俄海军潜艇根据法规在世界各水域执行任务,没有出现任何计划外的状况”。近一时期俄多批战略轰炸机飞临波罗的海和大西洋巡航,北约频频出动战机升空监视,但其发言人承认,俄轰炸机飞行全过程中并未侵犯北约领空。在评论俄轰炸机抵近加利福尼亚外海巡航时,美军发言人也称俄机“表现得很专业”。

第三,不放弃核军备控制的博弈平台。随着俄与西方军事对峙旷日持久,西方媒体频频传出俄有意退出俄美《关于进一步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的条约》(“START-3”),俄国内也有类似呼声。而俄政府的态度却并非如此。官方发言人一再重申“START–3条约完全符合俄罗斯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俄战略导弹部队前任参谋长埃辛发表谈话强调“START-3条约不是核军控终篇,谈判还可继续进行”。俄美双方履行“START–3条约”的活动也并未中止。2014年4月,美军新闻部门透露,俄罗斯核安全检查员不顾两国紧张关系,如期到访蒙大拿州马姆斯特罗姆导弹基地,核查人员在现场工作12小时,确认美方完成了协议规定的所有要求。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