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审视重铸锋芒的俄罗斯海军(下)

来源:科技日报作者:徐一天责任编辑:李志勇
2017-03-27 20:39

全面审视重铸锋芒的俄罗斯海军(下)

俄罗斯上下对振兴海军高度期待,因为海军不仅是“国家的骄傲、实力及尊严的体现”,而且海军的崛起也将意味着俄罗斯的重新崛起。历史上,正是因为有着强大的海军,俄罗斯才得以进入欧洲战略中心地带,成为世界强国。请看科技日报特约国防科技大学原政委徐一天中将专稿——

历代俄罗斯的当权者都十分重视海军的建设与壮大。特别是经历了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国力衰落,经济一度一蹶不振,海军实力大减,导致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一再缩减之后,俄罗斯民族对大国海军梦想的期待前所未有的强烈。也因此,俄海军的现代化转型之路走得愈发坚定、自信。

加速转型换代:构建精干高效作战体系

俄海军的现代化转型,着眼构建精干高效的海上作战体系,有几个鲜明的特点:

一是新老互补的装备体系。海军装备耗资巨大,不可能同时全部更新。而且,部分老旧作战平台具备加装现代化武器系统和信息系统的潜力,经改造后仍可达到与新一代武器相近的作战性能。为此,俄海军一方面积极推进新型装备研发列装,另一方面下大力对部分老旧装备进行技术升级。以潜艇为例,不但规划研制第五代装备,在2020年前建造20艘各类新型潜艇,还同步拨款为10余艘老旧潜艇改装武器系统,为其配备新一代声纳、导航、信息控制系统以及生命保障系统,既延长了服役期,又使老旧潜艇战斗力大为提升。俄军工系统最近透露,北方舰队的6艘上一代战略核潜艇“海豚”级,已于今年初开始改装能携带9—12个分弹头的“拉涅尔”型潜射弹道导弹,从而使这些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建造的老旧艇在2025—2030年前仍能保持较好战备状态,达到与“北风之神”级相比肩的能力。

二是远近海配套的舰艇体系。出于大国博弈的需要,越来越多的俄罗斯舰艇走向远海大洋,2013年俄海军执行远航任务达43次。但目前俄远洋战舰除战略核潜艇外,只有1艘航母、4艘导弹巡洋舰和8艘大型反潜舰,数量不足,性能也有差距。为提升向世界各大洋投送力量的能力,俄军上下对研发新一代大型远洋战舰的呼声颇高。不久前,国防部副部长鲍里索夫宣布,将建造新型的“驱逐领舰”,使“俄海军在世界大洋常态化存在的能力大幅度提高”。该远洋战舰信息化程度高,续航能力强,将配备新一代舰载武器,包括舰载型S–500等反导和反太空武器系统。鲍里索夫还透露,虽然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航母建设计划,但以后可能会有”“已有3个未来核动力航母的项目设想”。在发展远洋战舰的同时,中、近海主战舰艇也在逐步更新。与美军取消柴电潜艇只保持核潜艇不同,俄军认为常规动力潜艇造价低,在近海水域仍可大有作为,有助于在周围海区保持俄优势。为此,对现役常规潜艇877型进行升级,推出了636.3型,同时又决定发展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的新型常规潜艇。水面舰艇也有新一代近海型号列装。今年4月,为里海区舰队定制的第二艘“猎豹”级护卫舰下水,该舰排水量2000吨,续航力5000海里。7月,排水量949吨、续航力2500海里的新型轻护卫舰完成海试,今后将有6艘该型舰配置到里海区舰队。这两种轻型护卫舰均配备先进的反舰导弹和防空、反潜系统,换装完成后将使俄周边近海的军力优势进一步得到加固。

三是结构齐全的兵种体系。俄海军有水面舰艇、潜艇、海军航空兵、海军特种作战部队、岸防导弹炮兵部队、海军陆战队等6个兵种。除了大力加强水面舰艇、潜艇等主战兵力外,其余各兵种的改型换代也积极推进。各舰队航空兵逐步用苏–30SM等新型战机取代过去以苏–24为主的老旧机种。为提高航空反潜、巡逻能力,对原有伊尔–38海上巡逻机进行了技术改造,加装“诺维拉”作战系统,可同时跟踪、攻击多个目标,巡航距离达2200公里,与老装备相比对潜搜寻能力提高3倍,搜寻范围扩大4倍。随着反舰导弹和空天防御系统的升级换代,岸防导弹炮兵部队装备不断改善。海军陆战队和特种作战部队受到高度重视,军事改革中多数部队压缩人员编制,但海军陆战队、特种作战部队均得到加强。驻海参崴的陆战55师整编为陆战155旅以后,人数不降反增,装备改进,战斗力明显提升。

四是不断改进的指挥体系。俄海军指挥体制在“新面貌”军队改革中有很大变化,压缩了海军总部和舰队指挥机关,设立各类专业化海军指挥部;撤销重复设置的管理机构和后勤部队,建立模块化的武器装备和物资综合保障基地;加强了各方向战略战役司令部对战区内海军力量的指挥权限,海军总部也从莫斯科迁至圣彼得堡。新任国防部长绍伊古上任后,对一些“恣意妄为”的做法进行了纠正。包括海军在内的军种司令部编制员额增加了2倍多;原来确定的部分舰队航空兵部队和防空部队转隶战区空军、空天防御部队的计划取消,改为归建舰队航空基地和舰队太空防卫旅;被一度取消的海军士官学院也重新恢复。除了指挥体制的改革,指挥手段现代化也不断推进。俄《消息报》近日报道,俄海军将发展新型水下光纤通信网,在各军种所有沿岸设施间织就统一的高速数字传输网络,从而大大改善信号的稳定性、保密性,提高指挥信息系统的效能。

军力部署:东西兼顾提升远东实力

俄罗斯国土辽阔,横跨欧亚大陆,其西线、东线部署的舰队远隔重洋,难以互相策应,这是俄海军先天不足的“软肋”所在。上世纪初俄日战争中,就是因沙俄波罗的海舰队驰援舰只迟迟未能赶到,致使俄远东舰队和波罗的海舰队增援兵力被日本联合舰队各个击破,遭受惨败。

长期以来,由于俄政治、经济重心均在欧洲,因而其海军兵力部署也呈西重东轻的局面,无论是兵力数量还是装备质量,太平洋舰队都远不及北方舰队。近几年来,这种局面有了很大改变,新装备入列逐渐向远东方向倾斜。俄国防部宣布,向法国采购的“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第一艘将归属太平洋舰队;计划建造的8艘“北风之神”级(955型和955A型)战略核潜艇,将有4艘部署在太平洋舰队。正在改装现代化武器系统的“纳西莫夫海军上将”号核动力巡洋舰,2018年出厂后将加入太平洋舰队序列。有消息说,海军司令部还考虑把北方舰队的1艘1164型导弹巡洋舰转隶太平洋舰队。太平洋舰队岸防导弹部队装备了新型“棱堡–P”机动岸舰导弹系统,该系统导弹飞行速度快,突防能力强,被称为“远程航母杀手”。

与此相对应的是,远东地区海军的巡航、演习活动更加频繁。舰艇编队和航空兵巡航日本海成为常态,潜艇和各类水面舰艇频频在日本海举行演习。太平洋舰队发言人披露,最近的一次综合性演练中有大型战舰参加,模拟了摧毁敌方舰只,在敌布雷区清扫航道,攻击敌反潜巡逻机等,并对岸基标靶实弹射击,共完成20多个近似实战的项目。太平洋舰队还先后与中国和印度舰艇编队在东海、日本海举行联合军演。俄大幅提升远东地区海军实力,一方面是对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回应,在亚太地区复杂的军事、政治博弈中维护自身利益,另一方面也顺应了其国内经济、社会向东开拓的发展战略。

发展新趋势:南北并进拓展战略空间

在兵力部署东西并重的同时,俄海军发展还有一个新趋势:向北和向南挺进。

向北主要是加强在北极海区的军事存在。由于地球平均气温上升,昔日终年冰冻的北极海域有不少已具通航条件,这一地区丰富的资源、重要的军事价值和地处欧、亚、美三大洲海空航线捷径的特殊位置,引起围绕北极归属的角力进一步表面化,周边多国提出对北极领土及附近水域主权诉求。在此背景下,俄打出了彰显北极主权的一系列“组合拳”,其中运用海军兵力加强实际控制成为重要手段。普京重新当选总统后当天签署的第一批总统令中,就提出要“扩大在北极地区海上军事力量”。去年,北方舰队核动力导弹巡洋舰“彼得大帝”号等10艘舰船,在俄罗斯历史上首次实现了对北极航线的完整穿越,驶抵位于北冰洋东部的新西伯利亚群岛。俄海军前副司令卡萨托诺夫称,这是“向世人彰显俄罗斯有能力捍卫其在北极地区的利益”。为了控制北极航道、巩固该地区的战略支撑点,国家专门制定计划,恢复和重建在新西伯利亚群岛的海军基地、军用机场。最近,国防部又决定派遣新型舰艇增加巡航密度,组建专门的极地岸防部队,进一步提升在北极地区的核威慑和常规作战能力。

随着俄海军力量的提升,其舰艇编队向南方部署进入地中海渐成常态。叙利亚局势动荡以来,俄海军在塔尔图斯港派驻了4艘战舰及2艘支援船,计划还将增加兵力组成常驻性的地中海特混编队。在叙利亚危机的一些敏感时刻,俄海军力量多次集结在地中海海域“秀肌肉”。去年黑海舰队组织了17次航行,访问39个港口。乌克兰危机发生后,美国为首的北约战舰在黑海和地中海集结施压,俄针锋相对地在黑海地区组织多次大型海上军演,同时安排北方舰队“列夫琴科海军上将”号大型反潜舰,与黑海舰队舰艇组成联合编队前出地中海东部举行联合演习,作了有力的回应。

俄海军部署向南推进至地中海,既可突破西方围堵,拓展战略空间,又得以在中东乃至全球事务中发挥更大影响,今后这一势头似将长期持续。

目前,俄罗斯海外基地仅有叙利亚塔尔图斯一处,国防部长绍伊古近日发表谈话,表示俄有意“增加海外军事基地数量,正在同一些国家谈判”,并称有些地区虽不设海军基地,但可谈判“简化船只入港条件以及设立远程战略轰炸机加油站”。俄新社报道绍伊古谈话时透露,正与古巴、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塞舌尔、安哥拉、越南等国就有关事务进行接触,争取利用国外基础设施开展军舰停靠、补给、保养和维修等,在世界一些战略要地获得支撑点。

俄海军复兴的势头虽然强劲,但隐忧也不少。雄心勃勃的装备更新计划耗资巨大,经费能否按时到位、能否发挥预期作用,许多观察家尚存疑问。同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不会坐视俄海上力量做大做强,经济上制裁不断升级,军事上步步围堵遏制,使复兴之路平添了许多变数。俄国内军工企业和采办管理方面的弊端,也是一个制约因素。乌克兰危机以来,西方新一轮技术制裁使这一短板雪上加霜。能否冲破这些内外障碍,将决定俄海军今后复兴之路的走向。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