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一体”防御体系预示俄未来空天战略走向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徐一天责任编辑:李志勇
2017-03-27 20:54

【核心提示】透过俄罗斯空天防御系统建设,可以看出俄罗斯未来怎样的战略走向?俄空天防御战略体系建设对我们有何启示?就此,本报邀请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原政委徐一天中将作深入解读。

在2020年前俄武装力量和其他军事组织建设部署中,普京提出在优化俄武装力量组成结构和力量配置中要优先发展空天防御系统。透过俄罗斯空天防御系统建设,可以看出俄罗斯未来怎样的战略走向?俄空天防御战略体系建设对我们有何启示?就此,本报邀请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原政委徐一天中将作深入解读。

《中国社会科学报》:俄罗斯空天防御系统建设今后发展方向以及具体步骤或措施如何?

徐一天:2011年12月俄政府宣布空天防御部队组建完成,并已担负战斗值勤任务。这使得俄军的空防系统与天防系统走向统一,空天防御作战指挥、力量建设、装备发展等形成了集中管理,标志着构建国家“三位一体”空天防御体系迈出了重要一步。所以俄空天防御体系建设重点强化的,一是组建空天防御部队,统一管理空天防御建设。为更好地发挥指挥和管理效能,空天防御部队在俄军内率先全面改用数字通信标准,检测命令和传输信息的数字通信标准向第六代过渡,预计2016年可完成改装。二是拓展侦测范围,提高战略预警能力。鉴于上世纪70年代列装的旧式雷达站性能落后、侦测距离不足,俄军方加紧改装新一代预警雷达“沃罗涅日M”和“沃罗涅日ДМ”。前者是米波雷达,后者是分米波雷达,两种雷达配合使用可形成双波段雷达探测区域,提高空情探测能力。目前已在加里宁格勒、列宁格勒和克拉斯诺达尔地区部署了3个“沃罗涅日”新型雷达站,第4个新型雷达站将部署在远东伊尔库茨克地区。2013年还将有约20座新型雷达站入编空天防御部队无线电技术分队。

为了拓展侦测范围,俄还在境外叙利亚大马士革以南的贾巴尔-阿里-哈拉山,部署了1部经改进的雷达,除监视以色列、约旦、沙特阿拉伯国土上空外,包括塞浦路斯和希腊在内的东地中海上空也被纳入侦测范围;在阿塞拜疆,租用“达里亚尔河”雷达,用于探测弹道导弹发射情况。未来,俄还将在亚美尼亚建设第3座反导防御雷达,并计划在2015年以后为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装备新的反导预警系统,从而强化独联体国家空天防御联合体系。

另外,俄罗斯当前一手抓新型空天兵器研制,一手抓现役装备改造。2020年前俄罗斯政府计划拨款约23万亿卢布(约为7700亿美元)用于军队装备现代化,其中用于发展空天防御装备所拨资金约占20%,将购置400枚新型洲际弹道导弹、约100架军用航天器、能装备28个团的新型地空导弹系统等空天防御作战装备,从而全面提高空天防御部队现代作战能力。

为了加速防空反导系统的更新换代,更为先进的 S-500“普罗米修斯”战略战术防空反导系统正在加紧研制中,据称该系统独特的设计使其有能力消灭任何弹道导弹和高超音速飞行器。其配备X波段主动相控阵雷达,作战半径达600公里,能够发现和同时消灭10个以7公里/秒速度飞行的高超音速弹道目标。在积极研制、部署S-500和S-400等多种防空反导系统的同时,俄军方还下大力气对现役A-135战略反导系统进行现代化改造,计划在第四代空天防御系统的基础上发展各军兵种通用的第五代防空反导一体化地空导弹武器系统。为了对付敌卫星装备,俄还将发展地基或空基反卫星武器。最近有俄专家发表文章认为,“到2020年前俄罗斯可能将控制着世界上最大的三级(近程、中程、远程)防空反导防御系统”。

《中国社会科学报》:俄罗斯空天防御体系建设当前存在哪些问题?对其发展思路,您有何评价?

徐一天:俄罗斯空天防御的计划虽然雄心勃勃,但在实际推进中争议不断。首先是经济实力有限,技术力量滑坡,装备购置力不从心。对于诸多计划推迟所引起的质疑,俄罗斯官方也只是作出“推迟是为了在能力和需求之间寻找平衡”的回应。有迹象表明,俄罗斯当前并不会与美国展开太空军备竞赛,其在太空领域的军力建设被定义为“空天防御”,可以看作是收敛锋芒的一种政治智慧,也是由于国力有限。正因如此,在高调提出创建太空军的同时,俄积极主张和平利用太空,反对太空军事化,希望推进与其他航空航天大国间的合作。

其次是军兵种之间的利益纠葛,难以形成改革合力。空天防御体系建设关系到部队的转隶、指挥权的更替、军兵种利益的调整,无论是曾经掌管过空天防御的防空军、战略火箭军、航天兵,还是编成内有大量空天防御兵力的海、空军,都组织了一系列理论研究和游说活动,各自强调本军(兵)种的利益需求。这就使得一些决策在执行中阻力重重,进展缓慢。正如军事专家帕夫洛维奇所指出,“2010年前后,空天防御在俄罗斯武装力量中变得十分时髦。甚至那些难以想象空天领域行动的部门也在争夺空天防御部队的指挥权。在这场争斗中没有胜利者,不得不采取脱离军事科学依据的折中解决方案。也就是说,先由军队官员作出决定,再由学者来论证这一决定是正确的”。

再次,人才出现断层。俄军防空与导弹太空防御由不同的机构进行人员培训和科学研究,因而严重缺乏能从总体上把握空天作战体系的人才。学术界普遍认为,目前干部队伍的问题主要是,对空天防御各个单元(诸如防空导弹兵、雷达兵、航空兵、防空、电子战、导弹袭击预警、太空监视、反导、太空防御、指挥自动化等)和整个系统的构建从整体上清楚并了解的专业人员极少。俄罗斯的陆军、海军、太空部队以及空军,虽然拥有自己的高等教育机构和培训资质,但军种结构僵化,缺乏空中防御与导弹太空防御相统一的思维,造成观念陈旧、决策滞后。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改革教育训练、人才培养方面,俄罗斯有何战略举措?

徐一天:俄军在调整空天防御建设思路方面,更加强化院校研究与人员培养同空天防御具体建设任务之间的联系,依托院校教员队伍和教学设施培训高级空天防御专家,开展高水平的国家空天防御体系研究。同时,空天防御部队司令部近年来专门组织机关和各级指挥员学习“空天防御科目”,学习如何使用防空和反导防御兵力与装备,以及如何将它们联为一个统一的体系。在总参谋部军事学院,成立了空天防御教研室和空天防御问题科学研究试验室。目前,俄罗斯国防部用于培训空中防御系统与太空防御系统军官的高等教育机构已达11个,包括5所军事学院和6所高等军事学校。

最后,顶层设计尚不成熟,给空天战力形成带来影响。作为俄空天防御的建设纲领,《俄联邦空天防御构想》虽然指出了空天防御的主要作战目标,但却没有明确规定相应的作战方法、作战原则和作战要求,这种模糊性和不确定性必然会给俄空天防御的建设带来很大的麻烦和困扰。尽管对俄空天防御体系建设褒贬不一,但有一点值得大家注意:在当前世界一些国家纷纷效仿美国式军事转型道路之际,俄军正在建设的“空天防御体系”并未照搬美军全面推进、各军兵种均建有空天防御体系的做法,而是根据自身特点,扬长避短,重点建设,机动防御。这种发展思路我看可圈可点。对于我们来说,俄罗斯建设空天防御战略体系的理论与实践,无论是成功的做法还是走过的弯路,都是可资借鉴的宝贵经验。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如何看待未来空天防御的制胜机理和发展趋势?

徐一天:未来空天防御,始终面临着需求极大与资源有限的突出矛盾。由于防御方需保卫目标甚多而导致力量分散,进攻方很容易集中优势兵力实施饱和攻击以达成战术目的。防御方要改变这一劣势,除了提高预警能力、缩短反应时间、改进指挥艺术、增强电子对抗能力外,必须大力发展机动防御能力。在防空作战和太空防御的诸多战术中,重点防御与机动防御有机结合无疑是明智的选择。机动防御兵力可模块化配置,短时间内于主要方向构组有效防御体系,而且其集防御与进攻于一体,既能有效保护己方,又可在适当时机主动出击,获取积极防御主动权。尤其在面对空天武力十分强大的敌人时,这种投入较少、效益较高的防御方式更应大力发展。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