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英雄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王通化、邹维荣、段江山、韩阜业责任编辑:李志勇
2018-01-23 09:17

航天员刘伯明返回航天员公寓与妻子张瑶拥抱。朱九通 摄

真爱相随 心魂相

“加油,你永远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英雄”

对于航天员张晓光爱人张继来说,这是她听到的真正的“天籁之音”。

“神十”飞天,恰逢张晓光与妻子结婚20周年。那天,在天宫一号上,张晓光用口琴为妻子演奏了一曲婚礼进行曲。张继笑中带泪:“这是我过得最幸福的一个结婚纪念日。”

一年前,同样是从天上传下来的旋律,把另一位航天员的爱人感动哭了。

“神九”飞天,刘旺用悠扬的口琴声庆祝妻子王玮的生日。当《龙的传人》《在水一方》等美妙的琴声穿越漫漫长空传向地面,王玮顿时热泪奔流!

一曲曲“天籁之音”,传递着航天员对家人浓浓的爱与深深的感激——

景海鹏,曾苦练过《母亲》《妻子》和《父亲》这三首歌,表达自己想成为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的心声。

备战“神九”任务时,刘洋母亲住院、父亲手术。他们都对刘洋保密,爱人张华谎称出差,赶回老家照顾双亲。刘洋说:“我的军功章也属于家人。”

一行行热泪,映照着多年来家人们对航天员的理解与支持——

选拔航天员时,翟志刚爱人张淑静听说自己的体检结果可能会影响丈夫的去留,便对翟志刚说:“如果因为我的身体问题耽误了你,我就选择与你离婚!”

一次考核失利,深感压力的张晓光拨通了妻子的电话。妻子张继安慰他:“没事的晓光,咱们还有机会。对于我来说,你飞与不飞都一样。”

真爱相随,心魂相伴。

作为航天员大队唯一还没有飞天的首批现役航天员,邓清明形容家人是“科技工作者、保障工作者和心理工作者等多种角色的集合”。

“神十一”任务中,航天员邓清明再一次止步于发射塔前,再一次与飞天梦失之交臂。

从酒泉返京,妻子一如既往穿着大红的衣服,捧着一大束鲜花,像迎接凯旋的英雄般迎接他。晚上回来,推开家门,邓清明看到家里收拾得非常整洁,桌上摆着满满一桌丰盛的饭菜和三杯斟满的红酒。妻子端起红酒,望着邓清明深情地说:“不管结果怎样,我们这些年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你让我尊敬,你为孩子做出了榜样!”女儿也举起杯说:“爸爸加油,你永远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英雄……”

那一刻,邓清明再也忍不住,冲到洗手间,把水龙头开到最大,任眼泪流淌。回顾20年的备战飞天路,邓清明感叹:“飞天的使命实在太重太重了,如果没有家人的理解和支持,航天员很难坚持下去。”

航天员翟志刚返回航天员公寓与妻子张淑静拥抱。朱九通 摄

漫漫天梯,一起守望。

航天员公寓到家属楼,直线距离不到500米,却如同隔了万水千山,相距天南地北。妻子分娩当天,刘旺还在考试;女儿40℃高烧,聂海胜仍在训练;长时间封闭训练,见不到父亲的儿子打电话给陈冬:“爸爸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正如一位航天员所说,他们“缺席了家中太多时刻”。他们的爱人既要当爹又要当妈还要当家,既要照顾好老人又要料理好家务,还要兼顾好工作,人人堪称“女汉子”。

天地九重,一路牵挂。

在“神十”飞天的15天里,航天员王亚平的父母每天只做一件事:盯着电视看直播。看见女儿画面时开心,看不见时揪心。老父亲经常半夜惊醒,一身冷汗,坐在床上自言自语:“我女儿还在天上呢!”

王亚平回家那天,母亲见到她第一句话便是:“你飞了15天,我和你爸能折寿15年。”王亚平当即问:“今后若再有任务,你们还让我上吗?”旁边的父亲不假思索地抢话说:“当然让你上!只要国家需要,我们就支持!”

家人的相伴、守望、牵挂,经年累月地向航天员传递着信心、勇气和力量。他们飞得有多高,歉疚就有多深。

太空行走,英雄凯旋。有人问翟志刚在想些什么,翟志刚笑盈盈的脸上忽然有些沉重:“要是我能搀着老妈到处溜达溜达该多好啊,可惜他老人家再也看不到了!”

三度飞天,世人敬仰。被誉为“超长待机英雄”的景海鹏,提起弟弟时热泪盈眶。在备战神十一任务最关键的时期,一直在老家照顾老人的弟弟猝然病逝。因为怕影响景海鹏训练,有一次弟弟瞒着他把母亲带到北京做手术,事后还被他狠狠骂了一顿。如今,景海鹏再也没机会跟这个说“你来尽忠,我来尽孝”的弟弟道声歉。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